查看: 16775|回复: 103

【白素贞失贞】【完】   [复制链接]

金币
276
活跃
5
贡献
0
当日许仙与白素贞成亲。是日拜过天地,宾客散去之后,许仙携着白素贞的芊芊素手步入内院,喜滋滋正要跨入洞房的时候。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唤他的名字。

  他回头看时,便有些怏怏不乐。他只得让白素贞回房等候。自己心里虽然有些扫兴,但仍含着笑,迎上前去恭敬施礼道:「姐夫,席上可吃的好?」

  李公甫显然吃的不差。他原本黝黑的脸膛上给酒劲一冲,变得一团紫黑。他身材又高大结实。今天他穿了一套簇新的青色缎袍,因为天热,他半敞着胸,挽着衣袖,露出一片长满黑毛的刚健胸膛。此刻他的模样,与站在他面前的瘦弱书生许仙形相形之下,活像城隍庙里的刀笔判官与不知所措的新鬼。

  听到许仙的问候,李公甫只是摆了摆手。他扭头略向四周看了看,四下并无旁人。只有暮春的太阳斜斜地挂在屋角。已经近黄昏了。院子里的橘树刚刚成荫,一些蜜蜂在树叶间乱撞,发出令人昏昏欲睡的嗡嗡声。李公甫靠近一些,对许仙低声说道:「汉文,你还是个处男吧?」

  许仙脸上一阵潮热。他老老实实地回答道:「还是。」

  「你看你看,我就说嘛。平时让你去杏红楼跟我喝个花酒,你都扭扭捏捏的。这下好,如花似玉的一个大美人搁你面前,看你如何应付的了。」

  许仙听他说得这么难听,心下不由得有些恼怒。可是又不敢顶撞。只好没好气地说道:「姐夫你是喝多了。还是去休息片刻吧。」

  李公甫也不理会,继续向许仙说道:「汉文哪,你听我说。所谓一阴一阳谓之道,这里边可有大学问啊。就说西街那个耍猴的阿宾吧。你看他长那副嘴脸,精巴干瘦的,我一只胳膊就比他脖子粗。可人家偏偏有个漂亮老婆!为啥?他以前天天艹他养那只母猴练出来的!猴子都行,何况人乎……」

  许仙越听越不耐烦,可是又不敢贸然走开。只好像木头一样半痴半聋地站在当地听他絮叨。李公甫又讲了一番道理。这才从怀里掏出一个约有寸余高的白色瓷瓶,递到许仙面前。

  「这是什么物事?」

  许仙疑惑地问道。

  李公甫又进一步,嘴里的酒气喷在许仙脸上。他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地说:「嘿嘿,这可是好东西。只要一丸,保你三个时辰都金枪不倒。我也只用过一次呢。那感觉,唉……这可是我从一个道士那里花了五十两银子买回来的。」

  一提银子,许仙有些灼热的目光又黯淡下来。不料李林甫把那药瓶一把塞到许仙怀里,嘴里嚷嚷道:「你以为我是想赚你钱是么。拿去,拿去,送给你!你这小子,枉我平日里白疼你了——把你姐夫看成了什么人!」

  他一边兀自嚷嚷着,一边晃晃荡荡向外院走去。许仙愣在那里,心里犹在琢磨:「这家伙平日里对我百般刻薄。为何忽然变得如此慷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最后他得出结论:李林甫确实是喝得太多了。这么一想,他顿时觉得放心了。于是便理了理衣服,大步向洞房走去。这时太阳已经落下。苍茫的暮色淹没了这家幽静的小院。一轮皎皎明月自天际缓缓浮起。

  许仙步入洞房,点上一支红烛。虽说是洞房,但桌椅陈设均十分朴素。盖因为他寄人篱下之故也。只有墙上张贴的一张大红喜字和新置的一套红色锦帐为这个清寒的小屋带了一丝新婚气息。除此之外,洞房里还弥漫着一种奇异的香气,那香气清雅而魅惑,犹如百合,麝香和沉香混合之后同烧。嗅之令人心动神摇,情不自禁。许仙缓缓走近床边,只觉的香气愈来愈浓。绣着鸳鸯的薄纱锦帐低垂着,掩映着尚在沉睡中的白素贞那仙子般美艳无伦的绝色容颜。看来她白天也喝了不少酒。从没近过女色的许仙,此时独面对着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而且这个美人居然是自己新婚的妻子。他觉得自己简直是在一场美梦之中。饶是他是一个一向以礼自持的谦谦君子,此刻狂野的心跳也抑制不住。他开始除下自己的鞋袜衣服。在脱下新郎官的外罩长袍时,他忽然想到了怀里的那个瓷瓶。于是急忙从衣兜里翻出来。他轻轻旋开瓶塞,摊开手心,从瓷瓶里滚出三粒黄豆大小的红色药丸来。他扭头看了看依然香梦沉酣的美貌妻子,又低头嗅了嗅掌心的药丸,一时竟有些犹豫起来。红烛在香气氤氲中静静燃烧着,墙上的喜字像一个夸张的面具。鸳鸯帐里,绝色仙子白素贞均匀甜净的呼吸清晰可闻。三颗红色药丸像小小的心,在许仙掌中轻轻晃动。终于,许仙一仰头,将三颗药丸悉数吞了下去。

  这时立在窗外,从点破的窗纸中偷窥许久的李公甫不禁送了一口气。他又等了片刻。便大大咧咧地= 地推开门迈进了神圣的洞房。

  李公甫在许仙身旁坐下。他拍了拍了许仙的肩膀。许仙竟如木偶一般,双臂交叠,脑袋趴在臂弯里,早已失去意识。李公甫一张布满横肉的脸上浮过一抹轻蔑的嘲笑。他指着许仙的后脑勺骂道:「真是不长进。让你吃一丸,你他妈的一下全吃光。想爽个够是吗?」他朝床头瞄了一眼。继续骂道:「嘿,你是没机会了,待会儿让你姐夫我替你爽吧!他妈的,也不想想,我李公甫便宜那么好占的么?告诉你吧,你吃的是秘制迷药。真正的仙丹老子也有,不过不能给你,嘿嘿。」

  随后,他三步两步蹿到床边,一把扯开鸳鸯帐。沉睡在遥远梦境里的冰清玉洁的峨眉仙子白素贞并不知道,恶魔已经来到眼前。李公甫一遍一件件脱去自己的衣服,一边对毫无知觉的白素贞口出淫语:「白素贞,我的大美人,真不知道你怎么会看上许仙这个窝囊废。嘿嘿,还是让咱老子来伺候你吧。听那小子说你武功高强?看是你强还是老子强!」

  转瞬之间李公甫已经是精光赤条。昏黄的烛光在他身上跳动着,他遍身的肌肉因原始兽性的刺激而块块凸起,他后背有一道尺余长的刀疤,此刻看上去似是要再读爆裂开一般。他胯下的阳具如同一棵倒长的小树。让人不仅为床上娇柔纤弱的绝色佳人暗暗担心。

  双眼喷火的李公甫俯下身,毫不客气地吻向白素贞那白皙胜雪,温润如玉的腮边。在梦的旷野里游荡的仙子,忽然觉得一阵劲风向她袭来。挟着刚烈的,嚣张的,狂暴的男性气息。她从未感受过的气息。她轻盈的玉体禁不住微颤了一下。李公甫见身下佳人睫毛一阵轻轻抖动,如同风掠过的芦苇一样。以为她要醒过来。谁知她只是樱唇间发出一声幽幽的呢喃:「官人,是你吗?」

  李公甫更不答话,只是更加贪婪地用舌尖扫荡着白素贞那傲世无双的纯美素颜。白素贞只觉得更加强烈的男性气息在自己的脸上翻涌着。这令她冰肌雪肤的俏脸顿时变得炽热如同朝霞。然而她不敢睁开眼。在李公甫眼里,白素贞长长的睫毛忽然不安地颤动起来,雪白的脸颊绯红一片,如初春绽放的樱花般诱人采撷,与平日里的优雅端庄截然相反。

  这少女般的娇羞刺激的李公甫浑身燥热,他断定这位清纯娇美的仙子还是个完璧无瑕的处女。他忍不住伸出双臂,隔着薄如蝉翼的雪白裹体轻纱搂住了她的腰,一寸寸收紧。与此同时。他的嘴唇也一寸寸顺着腻如鹅脂的玉腮滑下,两片喷着酒气的嘴唇粗暴地压在她娇百合般的粉色唇瓣上。

  白素贞未经沾染的樱唇娇嫩柔软,芬芳四溢,他强横地撬开她的唇瓣,将舌尖深深地探入她的口腔深处。处女的羞涩使白素贞紧咬贝齿,试图抗拒陌生舌尖的潜入。然而她的防线在李林甫技巧的进攻下不堪一击。他灵活而残酷的舌尖在她口腔里一阵舔舐追逐之后,终于逮到她的丁香舌瓣。他恶意地缠绕,挑逗,品尝着绝世美女白素贞的甘美舌尖。他的唾液也不断地渗进来,与她口中的琼浆混合为一体。唇齿缠绕间,仍在昏沉思睡的白素贞娇媚地「嗯」了一声。第一次与男人肌肤相亲的感觉让她又惊又怕,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妙,她被揽住的纤弱腰肢已经有些酥软发麻。

  李公甫得意地一笑。舌头更加放肆地在她花苞般娇嫩清新的口腔里游走。如同狡猾的蛇般迂回,辗转,吮吸着白素贞口腔的每一个角落。隔着一层若有似无的白色轻纱,李公甫岩石一样的胸膛与白素贞那冰清玉洁,饱满坚挺的胸脯紧紧贴在一起,随着两个人的热吻而越贴越紧,直欲嵌入彼此体内。他的铁臂紧紧箍着她那柔软得几乎一折就断的腰肢,热烈地索求着她口中的蜜汁。

  被「官人」的热情挑逗得情思难禁的白素贞羞得一颗芳心乱跳不已。她只觉得自己平日里冰山般清凉的身子此刻却像着了火。「官人」迸发出的粗暴强横的男性气息,他邪恶而贪婪的舌头,坚实宽厚的胸膛……扑面而来的一切,都令这个平素清纯如水,不食人间烟火的高贵仙子如同经历春梦一般意乱而情迷。不知不觉地,白素贞一双玉臂已经紧紧拢住李公甫的脖子。她被侵犯的舌尖也不再抗拒。一双樱唇微微张开,如同招蜂引蝶的蔷薇,顺从地任由他的舌尖在自己嘴里采撷花蕊。

  兽性大发的李公甫玩弄着白素贞小巧美艳的朱唇,胯下的早已挺立的阳具已经鼓胀到发麻。犹如找不到出口的老鼠一样焦躁地跳动着,虽然隔着一层衣服,白素贞的玉股依然能清晰地感觉到它的撞击。那一定是男人的……这个念头让白素贞布满红晕的如花娇靥更加艳丽。她娇怯地缩了缩身子,试图避开他那滚烫火热的冲撞。然而察觉到异动的李公甫手上略一加力,将她的纤腰更加牢固地箍住令她上身完全动弹不得,一边欺身而上,爬上香气四溢的婚床,将白素贞的一双晶莹玉腿完全压在身下。

  洞房的红烛依旧静静地燃烧着。窗外的银色月盘已升过树梢,月光洒在窗纱上,泛出青色的微光。屋子里朦胧的光线如同梦幻。在这万籁俱静,恬美安适的夜色里,谁也不会想到这间偏僻的洞房里正上演着一出香艳无比的春宫戏。昏黄的灯光下,只见一个身姿绰约,容颜绝美的白衣仙子被一个凶神般狰狞的赤裸精壮男人半强迫地整个压制住。美女如瀑如云的长发铺在身下,臻首轻轻摇动,玲珑的瑶鼻一张一吸,娇喘微微。她正沉浸在与男人的火热的唇舌交缠中,一点绛唇被死死含住,只得依靠鼻息。顺着她优雅的玉颈而下,白色裹体轻纱之内,仙子挺翘饱满的玉峰轮廓若隐若现,而玉峰尖端的两颗娇柔蓓蕾已经骄傲地绽开,隔着如同薄如蝉翼的轻纱,散发出诱惑的粉色光泽。仙子的娇柔玉峰此刻显然承受着极大的压力,因为被男人的凸起的黑色胸肌如同精铁般紧紧地抵住她的双峰,没有一丝缝隙,如同一对连体婴儿一般。每一次两个人身体的摆动,也令他们的胸脯暧昧地摩擦,白素贞温润弹性的玉女峰也随之微微改变着形状。少女的纤腰收束之处,被一双长满长毛的黝黑巨手死死钳住,好似套在沉重枷锁里一样。令人十分心疼。少女覆在纱内的一双玉腿形状修长而圆润。在裙裾的下摆,露出一截如玉雕般莹白而温润的小腿,其下便是精巧的脚踝和一双婴儿般粉嫩的玲珑玉足。只可惜此刻在佳人窈窕纤秀的胴体之上,是李公甫如同巨人般粗笨而蛮横的身躯。他沉重的双腿像岩石般压住白素贞的下半身,垂下的巨大阳具不怀好意地在白素贞曼妙的双腿之上滑动着。这两个人一上一下,一个凶暴狰狞,一个温婉娇弱,一个魁梧健硕,一个苗条纤细,一个黝黑如碳,一个白皙胜雪。这极不协调而又紧紧契合的两个身体,构成一个奇异的情欲太极图。

  圣洁高雅的仙子白素贞平日里被精纯元贞守护的原始欲望正被一点点释放出来。此刻的她在他李公甫技巧的唇舌挑逗之下,全身如同被烘烤着一样难受,她高贵的胸膛如同水波般上下起伏,呼吸也变得急促,情不自禁发出真真娇喘。她呢喃着发出梦呓般的求饶:「官人,停一下,我觉得好热……」

  李公甫听他仍把自己当作许仙。心里升腾起一股酸意。他可不想便宜了那小子,于是便开口道:「小美人,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到底是谁。」

  刚被聊起欲火的白素贞忽然听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心里不由得一凛,睁开了一双美目。李公甫看时,只见白素贞清亮的水眸里一片水气弥漫,仿佛清晨薄雾乍升的湖面,袅袅地飘散着似有若无的雾气,将她娇媚羞怯的绝美容貌眸渲染得更加情致诱人、娇慵性感。这举世无双的艳色,是他生平仅见。白素贞认出是平日里一向凶暴而好色的李公甫,不禁花容变色。她低声地发出一声惊呼,拼命甩掉李公甫的肥腻嘴唇,用力推开他的肩膀,挣扎着想要摆脱他的控制。

  白素贞娇羞抗拒带来的摩擦和她脸上的坚贞表情却惹得李公甫得他全身灼如火烫,道道热流在他体内四处冲撞,强烈的兽欲汹涌袭来,一发而不可收拾。

  「嘿嘿,你反抗吧,越反抗,我就越想干你!」李公甫一边狂野地低吼着,一边再次以全身的力量紧紧压上她。

  白素贞难以抗拒男人瞬间爆发的被男人冲力。曼妙纤细的柔软身躯又一次被压倒在床上。还没来得及合拢双唇,娇美的唇瓣便再次被男人狂野激情的舌尖席卷,她只来得发出「嗯」的一声,便再也无力挣扎。她之感到李林甫旷野的热吻如狂风般肆意蹂躏着她玉润的额角、精致的鼻梁、柔蜜似的嘴唇。一边掠夺着白素贞樱唇之内的琼浆玉液,李公甫一只大手也从白素贞的腰间移开,顺着白色纱衣的下摆,缓缓爬上了她的无暇玉体。跳跃的烛光映照着白素贞惊恐的美丽面颊,一身洁白单薄的衣裙将她诱人的身体曲线暴露无遗。她一头如云的乌黑长发随摇摆的臻首而甩动,有几缕发丝滑落在她莹然如雪的香腮上,使她看上去无比凄婉而诱惑。令男人忍不住想要狠狠凌辱。李公甫的手用力一扬,长裙的束带像蝴蝶一样随手飞去。接着白素贞赖以掩身的纱衣也被一把扯下,仙子白云般柔美,高贵,神秘的胴体终于暴露在他邪淫的目光之中。

  「求你……别看……」失去保护的白素贞害羞地双手抱胸,护住自己雪白饱满的双峰。李公甫毫不理会,一把拉开她的右手,毫不客气地压上去。他湿热的舌尖一路向下,顺着她冰莹的手腕内侧一路吻上去。小臂、肘弯、纤细的肩膀,娇俏的锁骨……一直到达修长的颈项,他的吻如同毒蛇与其说是亲吻,还不如说是啮咬更合适些。所到之处,都留下一团恶心的唾涎和深深齿印。受到凌辱的白素贞泪水夺眶而出,身体却被压住无法挣扎,只得一遍遍地哀告着。

  「啊……不要……快停下……」。

  她的哀求听在李公甫耳朵里,不啻一剂强烈的春药。他的嘴唇一路淌着口水,滑到她裸露的美丽胸膛。白素贞那对尖挺诱人上绽放的两朵粉色的红樱,犹如朱砂点染而成,随着她紧张的呼吸而颤危危,诱人采摘, 李公甫忍不住猛一低头,含住右边已经悄然挺立的果实,另一只手则蛮横地覆盖住白素贞的坚挺乳尖,轻揉搓起来。

  「啊……啊啊……」白素贞连连惊喘着,睁大了美丽的水眸,露出楚楚动人的惊惶之色,完全不复平时优雅矜持的冷美人形象,模样让人又爱又怜。男人火热的舌尖,正细细描绘着两朵红樱,又吸又吮,上下绕着圈,挑逗着她最敏感的地方。青涩的身子从未被开发过,哪堪如此直接的逗弄?白素贞不禁全身发抖。随着男人的挑弄,白素贞雪白双峰上的两颗红樱开始肿胀挺立,饱满得如同熟透的果实。

  「叫的这么骚,一定很爽吧?」李公甫淫邪的声音传来。

  白素贞脸上又是一阵潮热,她连忙捂住自己娇呼不已的檀口。然而即使捂紧樱唇,也止不住逸自喉间的娇吟,一声声都充满情欲的娇媚,羞得白素贞全身发红。心爱的丈夫就在眼前,却被另一个男人在新婚之夜凌辱。白素贞悲愤欲绝。她真希望这是一场噩梦,然而李林甫残忍的嘲弄却令她不得不面对羞耻的现实。

  「真会叫啊小骚货…叫…再多叫几声……」李公甫残忍地嘲弄着她。

  她优美的曲线让他着迷,顺着玲珑有致的线条,李公甫一路从胸口吻至平坦的小腹,然后又一路下滑,沿着修长的玉腿到了纤细的双足。

  「你想做什么?」白素贞惊呼道。

  「我想来点更爽的。」李公甫邪恶地回答道,说着,他抬起白素贞盈盈一握的纤足,舔了舔柔润的踝骨,然后张开嘴,含住美丽纤细的脚趾,一个个细细舔下去。

  「啊……不……别这样……」

  白素贞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的脚趾竟然这么敏感,他的舔弄让她感觉麻麻的,有一种暖洋洋的舒适,从脚趾一直漾满全身,就像在冬日的暖阳下晾晒一样舒适无比。

  「不要……好痒……」她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他已经舔上她的脚掌心,让她忍不住想逃,腿才一缩,就被他有力的双臂给拉住,动弹不得。男人牢牢地盯着她,让她感觉自己就像被猎人一手掌控的猎物,除了束手就擒,她已无处可逃。

  「……放开我……」虽然这么说,但白素贞挣扎的力道却微乎其微。

  「嘴上这么说,其实很想被男人折磨吧……」他毫不留情地羞辱着她。接着,他以几乎能让她燃烧起来的唇舌,再次顺着脚踝、小腿,一路往上,然后来到她的大腿根部,吻上了她薄薄的内裤。

  「啊……」白素贞几乎是尖叫起来,她作梦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变态,居然用舌尖碰她那里。

  「不要……那里不要……」

  但他却按住她剧烈颤抖的娇躯,头继续埋在幽美而从未经人探访的私处,隔着一层薄薄的亵裤,亲吻她美好的花蕾。

  「啊……嗯……嗯嗯……」白素贞情不自禁弓起柔软的身体,清丽的脸上满是被情欲所惑的绯红。

  李公甫不由分说分开了她修长的玉腿,顺手撕烂了她的亵裤。映入眼帘的是清纯佳人美丽的粉色花瓣,此刻正因主人的心跳而微微张合翕动着。美丽淫靡的景象让他胯下一紧,几乎要射出来。这是他第一交看到这绝世美女的下体,男人高涨的占有欲如此渴切,让他几乎立刻就想把自己炽热如铁的阳刚深深埋入这个美丽幽密的花穴中。李公甫定定神,强压欲火,轻柔地吻着白素贞的大腿,缓缓地、一步步地向她的幽穴深处挺进突然,他温热灵巧的舌尖倏地探进美丽幽秘的花瓣中,猛地一吮……

  「啊……」白素贞全身剧震,一声甜腻至极的娇吟溢出喉口,同时,一股不可思议的快感像电流般击中了她,冲向她的四肢百骸。李公甫的舌尖一次又一次地刺入花瓣中央,以热情的唇舌让它开放得更加艳丽。

  「啊啊……天啊……」这种感觉太过激烈,让她几乎无法承受,她拼命摇着头,眼角已浮现薄薄的泪花。「啊……放开我……不要舔那里……啊……饶了我……」

  不知不觉,哀告的语气已变成娇弱的求饶声。

  「好好享受吧小骚货……」

  李公甫发出一阵野兽般的狂笑。他疯狂的舌尖一直翻搅着她幽美的花径入口,舔着敏感无比的花核,每舔一下,都能感觉到她娇躯的剧颤……

  「不要……不要……啊……」白素贞把手伸入李公甫粗硬的发间,明明想推开他,却在不知不觉间把他揪得更紧、李公甫时重时轻地吮舔着隐密的幽穴入口,灵活的舌尖像蛇一样滑来滑去。被男人吮舔的快感,就像电流一样窜上背脊,混成蜜一般的甜美感觉,让白素贞陷入眩晕的迷醉中,像饮多了醇酒一样,神智昏沉。

  「嗯……啊……啊……嗯……不要……」她就像沉浸在温暖舒适的温泉中,全身的细胞都舒爽无比,快乐得令她想尖叫。她的身子一半发酥、一半发麻,神智渐渐模糊起来,整个人晕晕的,就像飞入云霄一样。

  「舒服吗?」李公甫笑淫淫地望着在情欲中浮沉的她。

  「嗯……」白素贞睁开水气氤氲的眼眸,不需言语,那恍惚而性感的表情早就说出了她的答案。

  李公甫微倾上身,覆住她柔美的身躯,伸出中指,以手代唇,继续深深浅浅地抽插着她的幽穴,而另一只手则揉搓着她的椒乳,并以口含住另一只,温柔地吮舔起来。

  「啊……啊啊……嗯……」感受到双重的刺激,一声声诱人的低吟,仿佛止不住似地从她的粉唇中逸出。双腿被男人分开,从未被人触摸的花径被男人热情的手指和唇舌不断爱抚着,从胸前到身下都感受着男人舌头的轻怜蜜爱,白素贞觉得自己全身的细胞一个个变得敏锐无比,因激情而不断战栗着。

  「啊啊……不要……嗯……」

  男人手指抽插的频率突然加快,一波波无比甜美的感觉,从被摩擦的私处升腾,让她舒服地发出如猫咪般的哼声,身体也微微颤抖着,有种全身都快融化的感觉……

  「啊……嗯……嗯嗯……」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接受了这种难以言喻的快乐,当男人的手指进出时,她的身体已经学会主动摇晃着,追逐他的手指,寻找更大的快乐。李公甫只觉欲火狂炽,手下继续动作着,俯身吻住她娇艳的粉唇,和她柔软的丁香小舌搅在一起,贪婪地汲取着她口里的蜜汁。

  「啊——」

  突然,白素贞发出诱人的高亢尖叫声,与此同时,又湿又热还紧紧包裹住他手指的花穴,不由自主地重重收缩了一下,更紧地夹住了他的手指。

  「是这里吗?」李公甫朝原先探索到的那一点重重按下去,果然,白素贞浑身一震,发出了另一声更娇艳的呻吟,脸色红得愈发动人。

  「不要……不要碰那里……」

  她的声音既娇又媚,令他血脉偾张,差点就这样射了出来。

  「不要……啊……啊啊……嗯……」执拗的手指继续探索着自己的敏感点,白素贞只觉全身发热,雪白的双颊染上一层绝美的红霞。

  李公甫已是满头大汗,光是聆听她娇媚的呻吟,已经令他到爆发的边缘。

  他喘着气,手指急促地来回抽动,让她一再发出低低的哼声。

  白素贞几乎不敢相信,那么娇媚淫乱的声音居然是自己发出来的,紧紧抿住唇瓣,但男人的手指总是令她一再失控。「啊……啊啊……唔……唔……」她不由得扭动身体,配合着他手指的动作,继续品尝着那种几欲飞上云端的甜美。

  到这个时候,她已经完全软化,绝美的胴体就像盛夏的花瓣一样徐徐绽放,散发着薰人欲醉的芬芳。再也无法忍耐,李公甫直起身子,半跪在柔软的沙发上,拉开白素贞雪白的双腿,把火热的阳刚抵在她的花径入口,轻轻磨蹭着……

  「嗯……」奇异的触觉让她低哼出声,敏感的花核摩擦着火热的男性阳具,让她全身止不住战栗起来。他握住自己如铁坚硬的欲望,对准幽穴,一挺腰便将自己送入她体内。

  「啊……」被撕裂般的痛楚,让白素贞难耐地尖叫出声。

  她试图推开他,但虚软的身体却无法反抗。

  紧窒的内壁充满了男人的火热,娇嫩得感受到男人欲望的每一次跳动,如此深地亲密结合在一起,连呼吸都几乎渗为一体,心跳与共。从未和别人感受过如此亲密的结合,这种怪异令她既兴奋又恐惧,既不安又战栗。随着他的狂野冲撞,一丝殷红的鲜血打湿了白素贞玉润的大腿。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虽然有点令人无法置信,但她清纯的反应和生涩的身体,都说明了这一点。

  「不要……快点出去……出去……」

  白素贞半带哭腔地捶打着男人结实的胸膛,他好大好涨,让她难受之余,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她下意识地收缩内壁,想把入侵的庞然大物挤出去,可一动就听到男人粗重的喘息。

  「你想让我马上就射出来吗?」

  「不要射,我……我怕……」白素贞又气又恨地咬住贝齿。

  「怕怀上我的孩子对吧?」李公甫笑着接下去,突然俯下头,一口含住娇艳双峰上的花蕾,猛地一吮。

  「啊……」一股直冲脑髓的快感传来,白素贞禁不住腰一软,翘臀一沉,紧缩的幽穴像花朵一样绽开。

  李公甫抓住这个时机,猛地一摆腰,更深更猛地冲入她的花穴深处,深到几乎让她以为触及了心脏……

  如此两面夹击,她已经把他火热的阳刚完全纳入自己紧窒的花穴。

  「干死你……」李公甫紧紧抱住白素贞,他终于彻底征服了这个千娇百媚的绝色仙女!她的小穴又紧又滑紧地包裹着他,缠绕着他,索求着他,她的里面那么紧窒、温润、柔嫩。无法形容的美妙触感让他几乎飞上天堂。 他收紧双臂,真恨不得把眼前这具柔软的胴体整个揉入自己身体里。他摆动着强健的腰身,开始缓慢地抽插起来。

  「啊……呀……啊啊……嗯……」灼热坚硬的阳刚不断摩擦着敏感娇嫩的内壁,超乎想像的甜美一波波涌上,让她语不成调。

  他抬起她的双腿,深深浅浅地抽插着,持续进行着既煎熬又甜美的折磨。

  「啊啊……嗯……啊……啊……」她的身体弓起美丽的弧度,雪白的双腿朝左右大大张开,架在男人粗壮的手臂上。

  莹洁的白皙和男人的黝黑皮肤形成强烈的视觉刺激。

  「嗯……唔……啊啊……轻一点……再慢一点……」强烈的绝顶快感淹没了她,让她几欲晕厥,不知身在何方,完全失去抵抗能力。白素贞忍不住频频娇呼,原本清澈的双眸此刻一片雾气弥漫,原本冷傲不容亲近的神情,更是被满脸小女人式的娇羞取代。就像一座冰山,在灿烂的阳光下徐徐融化,她在他狂野的爱抚中愈发娇媚,流露出浓浓的艳色。

  此刻的她,就像是一朵荏弱无助、娇羞无双的花儿,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会狠狠地对她大加凌辱。

  「啊啊……慢一点……再慢一点……我受不了了……啊……啊啊……」彤红的双颊,如夕阳的霞彩,粉色的柔软唇瓣不时吐出娇声媚语,出声人固然羞窘欲死,听者却欲火大炽,交合的动作更加狂野。

  「……嗯……啊啊……我不行了……啊……慢一点……嗯……」

  白素贞已经完全被情欲所掌控,李公甫的每一次抽插,她的内壁都自动地迎合,而每一次退出,都恋恋不舍地缠住火热的阳刚不放。

  赤裸肉体交欢所带来的快感,酩酊欲醉,让她一再发出无法抑制的呻吟,尖叫和娇喘。

  甜美的愉悦感就像浪潮一样袭向她,把她卷起抛向浪尖,又重重甩下,在潮底浮沉。

  这无穷无尽的快感,让她体会到了什么才是绝顶的快乐。

  犹如在惊风骇浪里航行,每一个颠簸,每一次撞击,都引发出更强烈汹涌的电流。

  「干死你,干你这个小骚货……」李公甫不停重复地辱骂着字,一次比一次撞得更深更猛,同时俯下身热烈地吻她。

  「爽不爽,爽不爽?」

  「啊……嗯……唔……啊啊……」白素贞只是娇喘着。

  李公甫疯狂地地舔吮雪白椒乳,坚硬的阳刚深深埋在湿热的花穴中,一会儿紧、一会儿慢地抽插着。

  「啊……好……好舒服……」白素贞叹息着,太多的快感让她承受不住,眼角渗出晶莹剔透的泪花。「好舒服……啊啊……嗯……好棒……」

  极度的快感让她失去思考能力,再也顾不了许多,她狂乱地扭动着身体,感受着一浪高过一浪的愉悦和灭顶的快感。

  大脑嗡嗡作响,全身酥软发麻,无穷无尽的情欲之火,烧炽着、煎熬着她,却又让她沉醉迷离,浑身绵软无骨,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只顾遵循着本能追逐官能的快感。

  握紧她柔软的腰肢,一挺身,全力以赴地攻击她体内的一点。

  他加快抽插的频率,一下比一下更激烈地捣入湿热的花穴深处,动作又深又狠,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不停在她柔软的身躯上驰骋着。

  「啊……啊啊……好棒……啊……就是那里……好舒服……呀……」

  初尝情欲的身体哪堪忍受如此强烈的刺激,白素贞顿时高亢地尖叫出声,痉挛般地抽搐颤动着。泛白的细长指尖,深深掐入男人宽厚的背部,顿时画出道道印痕,雪白的贝齿也重重咬在男人肩膀上,尝到了淡淡的汗水咸味。两人都汗如雨下,尤其是白素贞,洁白的身躯布满晶莹的汗水,如露珠般玲珑剔透。

  「真的有这么舒服吗?我让你爽个够……」她坦率可爱的反应让他更加亢奋,重重喘着粗气,狂野地攻击她体内最脆弱的地方,持续着高频率的抽插。

  室内充满肉体交欢的淫靡声响,两人忘情的呻吟此起彼落,结合成一曲动人的性感乐章。

  「啊……啊……我不行了……我……」白素贞哭喊出声,眼角坠下串串晶莹泪珠。

  终于承受不住男人如火如荼的热情,高潮来临的快感让她舒服得几欲晕厥,娇媚的花穴阵阵剧烈抽搐,绞紧了体内火热的阳刚,紧紧收缩着。

  李公甫本来就已经快到极限,现在被火热湿嫩的花穴一绞紧,再也控制不住,连续如野兽般猛烈撞击几十下后,也低吼着射出,灼热的爱液悉数喷射在她体内。

  已臻敏感临界点的花穴,被突如其来的火热一刺激,又是阵阵痉挛收缩,她浑身颤抖,耳畔传来嗡鸣阵阵,眼前一片空白,意识早已不知飞向何方,整个人就像飘浮在天堂一样美好。神智还未完全归位,脸就被男人生硬地扳过。白素贞微微合起清澄似水的眼眸,双手缓缓绕上李公甫的颈项,柔顺地张开粉唇,迎接着他强韧的舌头,任他尽情汲取自己口中的蜜汁。

  平素里高贵不可注视的绝色仙子,此刻的样子淫荡到令人无法置信!只见她全身赤裸、香汗淋漓,滚烫的脸颊一片羞人的绯红,下半身缠住男人的腰身,私处还不知羞耻地衔着男人的阳具。

  「你快出去……」一吻完毕,白素贞魅惑地看着李公甫的眼睛,与其说是命令,倒不如说更像是哀求。她那淫媚可爱的样子,再次点燃了他的欲火,埋在她体内的阳刚悄然抬头,又热又硬地炫耀着它的活力。

  白素贞倒吸了一口气。

  「小骚货,。」李公甫抱住白素贞,并不把自己抽出,而是在屋子里绕着沉睡的许仙转起圈来。每走一步,他的阳具就抽插着她的幽穴,令她娇喘连连,再度湿热似水。又一次不知餍足地索求着她的身体。

金币
347
活跃
4
贡献
0
只是换了名字而已。其他的估计不知道从哪里剪切下来的。

金币
-16
活跃
5
贡献
0
白素贞不是妖怪么,怎么连个普通人都搞不定,太假了

Rank: 1

金币
27
活跃
10
贡献
0
白素贞不是妖怪么,太假了

金币
-1665
活跃
4
贡献
0
呵呵,描写的挺好

金币
285
活跃
4
贡献
0
写的很牵强,细节描写得不够吸引人

Rank: 1

金币
501
活跃
4
贡献
0
唉!不禁感叹,许仙啊许仙,怎么那么倒霉呀!
享受的是李公甫,倒霉的是许仙!

金币
299
活跃
5
贡献
0
同意楼上的观点 是网上摘录的 就是换了个名字而已

金币
285
活跃
3
贡献
0
公仆威武,智取白素贞

金币
298
活跃
5
贡献
0
略假诶···  看起来不是很刺激···
回顶部